雖然預留一個工作天的下班時間進行language exchange,不過總是會遇到跟某事撞期而必須取消,一下子是學伴有事,一下子是我不行,所以一週一次的語言交換,變成一月才進行一次也是很正常。由於我很喜歡球類運動,所以上次跟學伴聊起了運動。學伴喜歡的運動有滑雪(snow ski)跟划水(water ski),可惜這兩樣運動從他來台灣工作之後都被迫停止。而我喜歡羽球、桌球、排球,所以教了學伴這三種運動的中文說法。另外因為敝公司的活動中心有幾張撞球桌,所以聊起了撞球。

 

依據學伴的說明,美國人口語習慣稱撞球為"pool",打撞球則為"shoot pool" (如:Let's shoot pool -->來去打撞球吧!),此時的"pool"跟池塘、游泳池一點關係都沒有。撞球比較正式的說法則為"billiards"。另外我們也聊起了"手足球"(foosball),許多美國人喜歡這個遊戲,常看到電影的酒吧裡有擺個手足球的遊戲台,剛好敝公司的健身房內也有這個遊戲,前一陣子福委會還舉辦挑戰賽,不過我很少玩這遊戲,通常只會站在一旁幫人加油吶喊。

 

此外,因為歲末將近,我們聊起了台灣公司特有的活動--尾牙,我不是很確定尾牙的正確翻譯為何,我以"year-end party"統稱,因為有些公司以餐會的方式進行,有些公司以晚會的方式進行,還好學伴去年曾參加過尾牙,所以一下子就瞭解了我提到的這個派對指的是什麼。很多外國人剛來台灣的時候搞不清楚台灣的喝酒文化,分不清"乾杯"跟"隨意"的差別,學伴便提起了他的慘痛經驗。剛學中文時,人家教他"cheers"是"乾杯",當敬酒時對方說乾杯,他也傻傻的跟人家說"乾杯",後來他發現如果說了"乾杯"沒把酒喝完很可能把敬酒人惹毛,所以他用中文告訴我:這個習慣不好。

全站熱搜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