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終於看到大衛本尊了。一早起床,吃完早餐後,8點40分到達美術館(Galleria dell’Accademia)時沒有人在排隊,直接購票即可進入(票價:11歐元)。這個美術館的最重要收藏就是大衛雕像,所以直奔展覽室。俊俏的臉龐,健美的身材--胸肌、腹肌、大腿的紋理,以及緊實的臀部,暴青筋的手,每一個局部都是那麼的寫實,大衛實在太完美了。米開朗基羅花了三年的時間完成了大衛的雕像,從那時起,大衛的經歷頗為坎坷,站立在廣場時,曾遭雷劈,梅迪奇家族倒台時,大衛的左手被暴徒弄斷,曾經以「斷手」的模樣站立在廣場上十多年,之後才被修復。為了避免風吹雨打對雕像造成的破壞,大衛被移入了博物館,曾被精神狀況不佳的藝術學生拿鐵鎚破壞了腳指(破壞痕跡很明顯,沒有修復,保持原狀)。現在的大衛身上已有多處裂痕,最嚴重的一道在背部至臀部間,所以大衛的身上已經裝上的感測器,隨時監督裂痕的發展。

 

這個美術館的其他收藏多是宗教畫,這方面我沒有研究,再加上已經看過許多精彩的繪畫,所以沒有太多的感想。不過今天在美術館裡看了一段介紹如何在木板上畫出鑲金畫的影片,過程非常繁瑣,讓我之後在欣賞畫作時,一股敬意油然而生。有許多工匠、畫匠終其一生專心一意的在宗教創作上,或許闖出名堂,或許默默無聞,但只有懷著一顆虔誠的心時,才能這樣義無反顧的持續創作著吧。

 

2004年美術館為大衛安排了一系列的特殊美容SPA,畢竟大衛在廣場上風吹日曬了幾百年,累積了不少鴿子糞便及自然風化的破壞,得好好的保養才行。一位英語導遊這麼跟團員說起這段故事:「我想你們一定會很羨慕那位幫大衛做SPA的女性,只有她能夠觸摸到完美大衛的每一吋肌膚!」。我聽了在一旁偷笑,我完全同意,我非常很羨慕這位女性。

 

 


真大衛目前已經遷移至美術館,需購票,且禁止拍照

 


既然不能拍真大衛,那就放個假大衛讓大家欣賞

 


廣場上的假大衛,代替真大衛站在廣場上讓大家欣賞

 


大衛曾在這個廣場上站立了數百年

 

下午離開佛羅倫斯,搭火車來到了比薩(車程約1小時),在旅社稍做歇息之後,步行前往比薩斜塔。比薩的市區小小的景點不多,有些遊客以佛羅倫斯為據點,作為一日遊的延伸旅行,不過明天打算前往Cinque Terre(五鄉地),再加上待在佛羅倫斯的每一天都在下大雨,有點煩了,所以決定在此落腳。

 

比薩斜塔果然很斜,雪白且傾斜角度頗大的高塔,一幅要倒不倒,以奇怪的平衡狀態矗立著。依據史料,比薩斜塔在建造到第三層的時候,就因為地基下陷而導致傾斜,之後建築工程繼續著,許多補救工程也同步進行,但似乎沒有多大功效。斜塔以每年增加1mm的速度繼續傾斜。直到1998年,在斜塔的第三層上加上纜繩固定,並且加強北邊的地基,斜塔因此減少了40cm的傾斜度,且終於停止繼續傾斜。

 

來到斜塔終於見識到擁擠的人潮,許多遊客擺出各式各樣「隔空扶正」的有趣拍照姿勢。

 


比薩斜塔

 


比薩斜塔

 


比薩斜塔

 


比薩斜塔旁的博物館

 


比薩斜塔

 


比薩斜塔、教堂、博物館

 


比薩斜塔之到此一遊照

 

 


斜塔外面市集的創作小攤位
所有販賣的物品都是手工製品
許多攤主甚至現場創作

我比較喜歡逛這種攤位
還有很多賣觀光紀念品的攤位我沒啥興趣

很好奇好友Winnie是不是參加類似這樣的市集?

 

 

 


這個攤位賣的是石頭畫

 


我猜想創作人也是個愛貓人

 

 

 


這種鍋子盤子買了絕對捨不得使用

 


彩繪玻璃

 

 

 


紙類用具
有紙盒、相框等

 

 

 

 

 

旅遊小心得

1. 義大利多數的美術館、博物館週一不開館,前往參觀時要特別注意開放時間。Galleria dell’Accademia也是可以多花4歐元買預約票,不過排隊人潮沒有烏菲其美術館(Galleria Degli Uffizi)那麼誇張,早一點去排隊即可。

 

2. 比薩有兩個車站,一般旅客常搭乘的中央車站距離斜塔比較遠,步行約需20-30分鐘,也可以選擇出了車站搭乘公車去斜塔,另一個車站就在斜塔附近,步行5-10分鐘。除非剛好從其他城市搭火車到比薩,且第一個景點就是比薩斜塔,也沒有行李的問題,才建議直接在距離斜塔比較近的火車站下車。如果有行李的問題,還是先辦理好住房,再去斜塔。

 

比薩除了斜塔這個景點比較特別之外,其他的景點多是廣場跟教堂,相較之下,感覺比較一般。


小梅子碎碎念

1. 佛羅倫斯街上有賣大衛「生殖器」局部特寫明信片,很有趣,一點都不會覺得猥褻。米開朗基羅對於陰毛的處理方式頗為「詩意」,得看過大衛本尊的朋友才能夠意會我為什麼這麼形容。


2. 在歐洲參觀美術館、博物館,除了建築物、收藏品讓我大開眼界之外,還有一點跟在台灣看展覽很不一樣的現象。在歐洲看展覽,我常看到拿著畫冊的民眾,在自己喜歡的畫作前臨摹,這樣的民眾數量很多,年齡層很廣,從小朋友到頭髮花白的老年人都有。這一個多月以來參觀的美術館、博物館都可以看到這樣的民眾,這兩天參觀的烏菲其美術館(Galleria Degli Uffizi)與展覽大衛的美術館,臨摹的民眾數量多到讓我非常驚訝。

 

前天去烏菲其美術館(Galleria Degli Uffizi)時,排在我前方一位約末50歲的太太,利用排隊等待時間,拿出約末B5大小的畫冊,用簽字筆快速的畫下美術館的建築外觀,當他拿出畫冊時,我偷瞄到畫冊裡的其他的作品,猜想這應該是一種生活習慣。

 

雖然沒有學過繪畫,想當年自己也曾是個喜愛畫畫的小孩,記得即使到了高中時期,我還是很喜歡上美術課(感謝學校沒有因為升學壓力而取消文藝課程),因為美術老師總是非常認真的教學,在老師的指導下,讓我這種沒學過繪畫的小孩也是能夠畫出很優異的作品,還有不少作品被老師選去當範例,當初還覺得是種榮耀,不過現在覺得有點可惜,這些作品雖然不一定會好好保存下來,但畢竟是是自己認真付出的成果。

 

繪畫、彈琴、從事藝文創作,往往不是時間,而是心境的問題。在園區當了十幾年的上班族,工作雖然繁忙,但絕對不是忙到沒有時間做這些事。只是當心理的疲憊累積到某種程度之後,已經提不起勁做這些事。或許,這次旅行之後,又是另一個新的開始。

    全站熱搜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