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巴黎雖然是許多台灣遊客心目中的夢幻城市,但畢竟旅遊與生活有很大的差異,想在這兩個大都市謀生其實並不容易。

 

回台前在巴黎停留了幾天,除了參觀幾個去年沒有造訪的景點之外,最主要還是訪友。一晚在沙發主人家聊天時,電視新聞裡有個特別的報導,引起了我的注意。在巴黎「租屋」非常困難,新聞記者訪問了數個在巴黎就學的學生,這些學生紛紛表示,就算有錢也很難在巴黎租到房屋,開學在即,學生們顯得很擔心。針對這個報導,沙發主人表示,巴黎的房租除了「高貴」之外,最頭痛的是承租時,多數房東要求「保證人」,這個保證人還不能隨便找,該保證人的月薪必須有房租的三倍以上才符合資格。

 

沙發主人的租處在鬧區,距離地鐵站只需步行3-5分鐘,二房一廳一廚一衛的格局,月租需要1400歐元,如果想承租這樣的公寓,必須找到月薪有4200歐元以上的在職親友才能當保證人。沙發主人表示,當初是她找到這個公寓,對於環境以及屋況都很滿意,房租貴了點,但還支付的起,問題卻卡在找不到符合資格的親友當保證人,因為沙發主人的父母已退休,沒有固定收入,無法當保證人,幾經波折,找到了現在的室友,除了可一起分攤房租之外,室友的父親為醫師,收入符合保證人標準,以她室友當承租人,才很幸運的得以在此地落腳。巴黎的外來人口眾多,許多人自己的收入雖然不錯,卻因為沒有合適的保證人而為「房事」煩惱。

 

巴黎的物價居高不下,倫敦不僅不遑多讓,甚至更勝一籌。之前便曾聽過多位居住在倫敦的朋友提及「倫敦什麼都貴」,今年在倫敦停留期間遇到了一位有趣的老兄,讓我終於體會了在倫敦租屋有多貴。話說由於離開倫敦當天的班機時間非常早,地鐵以及一般公車尚未開始營運,而在倫敦搭乘唯一一次的計程車經驗只能用「心在淌血」來形容(詳情請參考日記『前進英國』),離開倫敦的前幾天特地選擇了位於機場巴士上車處步行只要10分鐘的YH落腳。入住第二天約莫中午時分,搬進了一位中年男子,年齡約末50歲,隨身行李以及身上的西裝打扮,怎麼看都不像是遊客,倒是比較像是商務人士,稍後對方主動找我聊天。原來這位仁兄是「倫敦人」,雖然也想在倫敦租個房間(為了減輕房租負擔,多數人選擇數人合租一層公寓),但是以他的收入卻負擔不起,所以他選擇「住在」hostel比較划算。他以這種方式生活了超過半年,因為收入不會增加,所以還會持續頗長一段時間,而他的所有家當也頗簡單,就在隨身的兩個大行李袋裡。

 

也因為他的特殊生活經驗,這半年來居住過無數個hostel,遇到許多形形色色的室友,他談及為了貪便宜,一開始曾住32人房,每晚室友在不同時間進進出出,根本無法睡覺;他也曾遇過個怪咖室友,白天總是在睡覺,到了半夜兩三點會忽然起床,拿出蘋果筆電上網,而且播放高分貝的搖滾音樂,完全無視其他室友的抗議。此外,他也熟悉有哪些hostel以週計價可以獲得不錯的優惠,甚至當起我的旅遊顧問,告訴我附近有哪些景點值得參觀。這位有趣的仁兄只當了我短短一天的室友,隔天便搬到另外一家hostel,因為那裡有比較大的交誼廳,萬一朋友來訪不至於沒有地方可以接待。

 

那家YH的四人團體房一晚要11英磅,換算下來如果沒有折扣的話,住一個月也要差不多要台幣一萬六,不但沒有自己的隱私,還得祈禱天天能夠遇到「循規蹈矩」的室友(OS:對於這個,我也有很多『苦水』可吐),而且還可以用這種方式生活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或許是出於無奈吧。雖然在倫敦的郊區房租相對便宜不少,但倫敦的交通也是出了名的貴,難怪朋友說,想在倫敦定居,每個月的房租+交通費大概要1000英磅(將近台幣五萬,租在市區,省下交通費但房租貴;租在郊區,省下房租,但交通費暴增),這還不包括生活費哩。只能說,「倫敦居,大不易」呀!

創作者介紹

帶著心去旅行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