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暑假因緣際會之下接待了來自法國的F,今年他藉由參加在花蓮舉辦的Conference重訪台灣,所以在他停留台灣的20天裡,抽出兩天相約一起遊覽台北。

 


與F於龍山寺前留影

 

一年多的時間裡我們在地球的兩端各自生活著,並不常聯繫,所以這次能夠在台北再度見到F實在非常開心,我們相約在台北車站碰面,一看到F我便主動以法式貼臉方式打招呼,F感到驚喜,但是我忘了南法的習慣是左右互換貼三次臉,在左右各碰一次後便停止,F笑著特別說明他住的地方習慣貼三次臉。有些朋友很少聯繫後會顯得生疏,但是或許因為我跟F都喜歡旅行,所以話匣子一打開,就有說不完的話。在台北探索了兩天,雖然台北對我而言是個陌生的城市,但是憑著台北朋友提供的旅遊資訊,以及即時的GPS地圖,F跟我造訪了中正紀念堂、龍山寺、河濱公園、淡水、陽明山、士林夜市以及象山夜景。

 

在台灣想要選擇不同的生活方式,需要很大的勇氣與能量,不斷的自我打氣,支持自己無畏的的繼續往前走。或許因為一路相伴的同伴不多,我常有孤單的感覺,但是跟F交換彼此的想法與生活後,我又充滿能量,雖然因為相距甚遠無法時常見面,但知道在地球的另一端有著支持自己的好友,心裡的那股孤寂感總算稍稍減退。

 

今晚F搭機離台,祝福F在未來的一年順利拿到博士學位,並且找到理想的工作,更希望在不久的將來,不管在台灣、法國或是地球上的任何一角再度重逢。

 

小梅子碎碎念

1. 參觀龍山寺時,用手機上網查相關歷史資料,想跟F做簡單導覽,沒想到寺裡供奉的佛超過100尊,我完全沒概念該如何翻譯,再加上F對佛教、道教供奉的神也是一頭霧水,所以我只好帶著F走一圈大致欣賞建築。參觀龍山寺後,我們到鄰近的素食餐廳用餐,後來遇到一個寺裡見過面的外國遊客也到同一家餐廳用餐,我看他說著英語跟店裡的媽媽比手劃腳點菜,便主動上前詢問是否需要幫助,後來順利幫他點完菜後,聊了一下,原來他是德國人,趁著在台灣轉機的機會,乾脆入境在台北停留三天旅遊,當天剛好是抵台的第一天,這是他第一次到台灣,憑著一本旅遊指南跟英語探索台北。德國佬不停的跟我道謝,我告訴他只是隨手之勞,我自己在國外旅行時,也很希望可以有懂英語的當地人可以熱心相助,或許透過這小小的舉動,讓德國佬對台灣的印象加分也是不錯,別忘了,「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2. 在中正紀念堂時,當天剛好有活動,有樂團的現場演唱,F除了攻讀學位之外,也跟朋友組了一個樂團在法國當地演出,我們聊起了樂團在兩地的發展狀況。F談到前幾年法國政府鼓勵文創產業,所以如果樂團表演達到一定的時數,可以跟政府申請補助經費,以八個月為期限,若在這八個月的時間裡有達到最低演出時數標準,就可持續申請下八個月的補助。F問我台灣是否也有這樣的鼓勵政策,我雖然沒有組過樂團,但是我想以台灣目前的經濟狀況應該是沒有的。

 

3. 在前往陽明山擎天岡的途中,一個媽媽帶了一個約末4-5歲的小男孩上公車,不知何因,上車沒多久後,小男孩變吵著要下車,媽媽對於小男孩的哭鬧不理不睬,最後演變成小男孩一路尖叫著「我要下車、我要下車」,結果這位媽媽任憑小男孩一路哭喊到最後一站。下車後,F跟我聊起了這件事,他說在歐洲不會有這種事發生,家長一定會想辦法讓小男孩停止哭鬧,我自己則是聳聳肩,我真的完全無法理解那位媽媽為何就任由小男孩一路哭鬧(我在第一站就上車,所以坐到公車的最後方,車上擠滿了人無法移動,要不然我真的很想上前拜託那位媽媽至少應該要試圖"Do something" 而不是"Do nothing")。

 

我在歐洲旅行時,對於小孩跟狗的行為表現印象深刻。我幾乎沒看過家長任由小孩當街大吵大鬧,我也很少看到鬼吼鬼叫,行為不適當的狗。追根究底,我想還是家長跟狗主人付出許多心血教育的關係。

 

4. 前年法國總統大選時,我剛好在法國,觀察了許多跟台灣總統選舉的差異,這次F停留時間剛好遇到台灣的九合一選舉,我請F比較兩邊的選舉差異。首先F說法國不會有沿街拜票,因為會被認為是擾民的行為,肯定會被丟蕃茄(我跟F說,台灣人比較常丟雞蛋而不是蕃茄)。如果選民想聽政見發表,必須到候選人的競選總部,或是等著看電視政見發表會。

此外,我問F法國會不會有候選人打「悲情牌」,F一點疑惑的問我:「如果候選人很可憐,為什麼要投給他?為什麼要投給弱者而不是能幹的人?」,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兩地的文化差異。

 

5. 我們聊起了彼此的新年新希望,F期望未來的一年,他的學術研究跟個人生活時間分配可以更均衡;而我則是期望可以找到更多同好,一起從事與分享各種活動,不再是一隻孤鳥獨自生活。

 

創作者介紹

帶著心去旅行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貓熊麗麗
  • 現在台灣也不會亂丟雞蛋了,因為蛋很貴!!!
    蕃茄在法國便宜咩,啥便宜且有效果就丟啥囉!哈哈哈哈

    F應該對台灣的選舉印象很有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