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在寫【沙發衝浪】這本書時,要把哪些主角帶入書中是我下筆前不斷思考的問題,因為除了有趣的互動之外,我更希望透過這些故事將東西方對於生活、文化與價值觀差異的議題帶出,希望讀者在享受閱讀的樂趣之外,能夠思考這些議題,我們究竟可以有哪些不同的選擇?

 

1. 隱私權

史黛拉與布萊恩的互動常讓我忘了這是一對祖孫。有一次布萊恩上完廁所,充滿好奇的跑去問史黛拉:「為什麼你的浴室裡有男用香水?」,史黛拉睜大眼睛說著:「難道我就不能擁有一點隱私嗎?」(第9章 在寧靜的鄉村沙發衝浪)

什麼是隱私權?當你發現一向獨居的父親、母親、爺爺、奶奶居然有性伴侶而沒有告訴其他家人,你會怎麼做?如果你無意發現自己的親密愛人有你所不知道的秘密,你會怎麼做?哪些事情應該跟伴侶開誠布公,又有哪些事可以放在自己心裡?之間的界線應該放在哪裡?你發現兒子/女兒似乎有親密的異性朋友,但是怎麼問他/她都不願多談,你會不會去偷看他的日記/Facebook/email/手機?

 

2. Home/House

中國人覺得「房子」才是一個家的根本,如果結婚,便要趕快買房子讓全家在某一地安定下來;愛芙琳覺得「家」就是全家人能夠在一起生活,只要全家在一起,不管住在哪裡都沒有關係。 (第2章 開民宿的沙發主人)


麥可說:「只有傻瓜才會買房子,貸款一背幾十年,把自己定死在同一個地方動彈不得,這幾年的歐洲非常不景氣,房地產跌價不是只有十幾%,而是幾十%,運氣差的時候,屋價很可能在短時間內腰斬,租屋絕對比較聰明。」 (第15章 超有個性來自南義的沙發主人兄弟檔)

什麼叫做「家」?曾有一年大學指考英文作文題目為"Home",當年閱卷老師的評語為:「大部分的學生寫的是"house",而不是"home"!」,到底什麼是home? 我想不僅是赴考的高中生搞不清楚,其實很多成年人也搞不清楚,「家」的概念在傳統中國文化裡原本就比較模糊。

這幾年台灣的經濟改變,嚴重衝擊「家」的概念。有些家庭成員為了有更好的發展而選擇到其他國家工作,其他家庭無法全員一起前往,變成「一個家庭,分居兩地」的情形,造成有一方因工作而長期缺席家庭活動,又該如何重新定義「家」?(褚士瑩在<<海角天涯,轉身就是家>>有許多對於「家」的個人觀點與討論)

在台灣,很多人一談到結婚就想趕快買房子,如果收入高當然沒問題,但以現在社會新鮮人22K、30K的月薪,如果勉強買房子付了二十年的貸款後,婚姻還能夠剩下什麼?如果很老實的說自己買不起房子,這個婚還結的成嗎?雖然多數人同意「買房子」沒辦法保證擁有幸福家庭,但一想到「租房子」,就覺得「貧賤夫妻百世哀」。

台灣人喜歡投資房地產,總以為島國就是「地狹人稠」,房地產只會漲不會跌,真的是這樣嗎?看看一直走在我們前面,鄰近的國家日本,經濟泡沫化之後,股市/房產一直下跌,前幾年討論日本經濟的議題是「失落的十年」,沒想到幾年過去了,經濟還是沒起色,最近討論議題變成「失落的二十年」。(王伯達在<<民國100年大泡沫:財富即將重分配,央行沒告訴你的真相>>裡對於台灣房地產是否只會上漲不會下跌,也有獨到的看法)

 

3. 英語/國際觀

這間公寓住了五個人,分別來自義大利、希臘、英國與巴西,彼此聊天時說西班牙語,兩位巴西室友聊天則是說葡萄牙語,一遇到我又自動切換成英語,菲利普說他到了巴塞隆納才開始學西班牙語,已在此地居住十個月,平常都是以西班牙語上課、打屁聊天。(第6章 巴塞隆納的震撼教育)

朱力安諾能夠說好幾國語言,如英語、德語、西班牙語和義大利語,來巴塞隆納之前曾在德國工作五年,所以德語非常流利,我以為他在德國也是在紅酒專賣店上班,結果不然,完全從事其他行業,以前他只是喜歡品酒,前幾年報名參加專業品酒課程,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最後決定轉行並且搬到巴塞隆納 (第6章 巴塞隆納的震撼教育)

在台灣,能夠說一口流利的英語似乎是一件不得了的事,很多家長對於英語學習有莫名的狂熱跟焦慮,從小孩還很小就送去雙語幼稚園,一路補習,為的就是「培養具有國際視野的人才」,英語流利可以盡早獲得第一手國際資訊,容易跟國際接軌,但英語只是一種工具,英語流利不代表腦子裡的資訊就會增多,跟國際視野完全是兩碼子事。我曾看過一段有趣的話:曾經有個台灣記者訪問『窮爸爸與富爸爸』的作者:「我想要在我的工作上更進一層樓,我應該去精進我的英文嗎?」,這位作者回答他:「難道紐約街頭的乞丐,英文能力比你差嗎?」。

其實在翻譯發達的國家,不一定需要外語能力也可以培養優秀的國際觀,因為有一流的翻譯人才在最快的時間內將金融、經濟、國際、科學、藝術、音樂等資訊翻譯成當地語言,可惜台灣的中文資訊乏善可陳,只有外國發生天災人禍時,才可能在新聞媒體裡露臉,想要獲得最新外國資訊,最好還是靠自己。

商業週刊專欄部落格文章<<外商獵人頭公司看台灣人>>裡有許多值得深思的討論,如荷蘭籍人力顧問說:「每個人都喜歡說台灣應該要走出去,接受更多風險,創造更多自己的東西,但是當有機會時,這裡每個人還是選擇比較安全的路,沒有風險,然後這一生都替別人工作。現在,我們甚至有個名詞來稱呼這種情況,叫做『傳統台灣工程師心態』」

「我公司另外一個待比我久的老外經理說:在台灣,我們多數客戶想要我們找很強的技術人才。優秀的工程師,厲害的營運總監,良好的工廠經理。台灣員工努力工作而且很忠誠。但很少有人來台灣招聘頂尖資深管理人才、國際等級商務領袖或是創新人才。」

我有許多沙發主人不但英語流利,還可以說其他3-4種語言,在許多國家/城市長期居住,自然培養不同的視野與觀點。看了<<外商獵人頭公司看台灣人>>這篇文章,不禁要思考,到底什麼才是國際觀?我們該如何培養這樣的人才?

 

4. 親子關係

愛芙琳與達米兩人都喜歡旅行,或許恰巧出門去了也說不定,我決定找不同時段打電話,真的聯絡不上再談放棄,這個策略果真奏效,愛芙琳就讀高中的小女兒終於接電話,她告訴我愛芙琳與達米到東南亞度假過冬四個月,天氣回暖之後才會回法國。 (第3章 花小錢環遊世界的夫妻)

台灣的父母,永遠有操不完的心,雖然懷孕的時候,只希望寶寶能夠健康長大,但隨著時間,開始擔心功課、升學,我已經有朋友在擔心孩子上大學,騎機車太危險,已經準備幫小孩購車(大學生沒有能力養車,當然是父母來養);等學業告一段落之後,又要擔心孩子能不能找到好工作;到了適婚年齡,擔心孩子有沒有對象;孩子結婚,怕負擔不起房貸,連房子都雙手奉上;孩子結婚幾年沒有生育,擔心「神主牌」沒有人可以傳承;萬一孩子婚姻有問題,又要擔心會不會離婚。總之,一輩子都為了孩子在操心。連這幾天最發燒的<<于美人新聞>>裡,男方不斷發聲的是于美人的公公,當事人James自己跑去哪裡了?

台灣有幾個父母能夠像愛芙琳與達米一樣,放著還在讀高中的小女兒自己一人在家,跑去長期旅行四個月?老實說,我在歐洲旅行的九個多月裡,沒看過在地上耍賴的小孩(類似【這不是肯德基】廣告裡的主角行為),但台灣卻有很多這種行為的小孩。當父母把小孩當作大人一般對待,他們的行為就會像是大人,如果父母永遠把小孩當作小孩,他們就是永遠長不大的小孩。台灣的父母該如何學習放手?你是不是無形中成了<<直昇機父母>>?

 

5. 夫妻關係(含交往中的情侶)

賽門告訴我,錯過了眼前的這位美女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錯誤(指史黛拉),史黛拉笑著要我別聽他胡說,雖然我對這兩位的感情世界完全不瞭解,在這短暫的相處時光,他們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兩位多年不見的好友重逢,溫馨而喜樂 (第9章 在寧靜的鄉村沙發衝浪)

今日的晚餐由羅傑負責,我也利用幫忙洗菜、切菜之際,與這對新手爸媽聊天。常見歐美遊客帶著小嬰孩一起旅行,夫妻雙方共同分攤照護工,作卻很少台灣的爸媽會把幾個月大的小嬰孩帶出國長期旅行(第8章 重視教育的多工媽媽)

台灣職業婦女最辛苦的地方在於「蠟燭多頭燒」,除了需要工作分攤家計之外,家裡的家事,帶小孩的工作也大多落在婦女身上,如果婚後必須有一人辭職在家,往往離開職場是婦女,對於這種結果,夫妻間幾乎沒有討論的餘地。當雙方緣分走到盡頭,分手後的情侶,離婚後的夫妻,有多少人還能維持良好的互動關係,如果另一方優先找到下一春,有多少人能夠真心獻上祝福?

 

6. 兩性關係

這頓晚餐除了我之外,哈維爾與拉提夏邀請了包含兩男兩女的四位朋友,全都來自阿根廷,其中有一對沒事就互相打鬧、親吻、擁抱,躺在沙發上時喜歡窩在另一個人的身上,另外一對則是時常牽著手,讓我以為這是兩對情侶或夫妻,後來聊天後才發現,原來第一對只是好朋友,其中的女性友人桑妮雅來自阿根廷,目前定居於馬德里,已經結婚,她先生也跟這群朋友非常熟識第7章 有緣千里來相會的夫妻)

歐洲朋友相處時,常有許多肢體接觸:牽手、擁抱、親吻臉頰、hi-five、擠眉弄眼,即使只是一般的男女性朋友之間也不例外(這點常讓亞洲的女性遊客誤以為對方對自己有興趣),夫妻/情侶同樣有許多異性朋友,不會因為婚姻或有了親密愛人而跟異性朋友疏遠,即使雙方單獨一起吃飯、上酒吧聊天也被視為正常社交(但不濫交,歐洲對於性雖然非常開放,但有固定對象之後,同樣有忠誠的價值觀)。

在台灣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有了交往對象便會疏遠異性好友,如果不願意這麼做,就會惹來「花心」的污名。

之前曾看過電視節目討論:「男女之間到什麼程度才叫做男女朋友?」,女性觀眾的回答實在讓我傻眼,有些人認為牽手、接吻,還有觀眾說:「心裡認定就算」,實在搞不懂那是什麼境界。老實說,我覺得就算上床都不一定算,就怕「對方把你當炮友,你卻把對方當男友」。

男女之間到底可不可以是知己而不是愛人?

 

小梅子碎碎念

以上我只是拋磚引玉,希望有更多的讀者加入討論。多元化的社會應該有更多的價值觀,每個人應該瞭解的是自己有哪些選擇,每一種選擇又會帶來哪些不同的影響!

創作者介紹

帶著心去旅行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ephine85
  • 我喜歡妳當初寫書所帶出的這些觀點。

    我一直不喜歡台灣的夫妻或情侶就跟雙胞胎一樣一天到晚連袂出席什麼聚會或活動,感覺某一方成了另一半的附屬品,對我來說另一半應該是獨立個體只是剛好在床上或沙發上互相分享彼此生活、是可以談心彼此支持的知心好友,但我知道這種關係在外人眼中很"特別"或乾脆稱為"怪異"好了(哈)!
  • 我記得我的語言交換學伴(男性)曾跟我說,他在清大讀書認識的一個台灣女生有男友之後,她男友就限制她有任何異性普通朋友,他很不能理解這是什麼道理,老實說,我也完全不能理解這是什麼道理,但是我知道這種現象很普遍。

    有一次我獨自到其他縣市旅遊,在某個景點遇到一位阿伯,想跟我閒話家常,得知我自己一人旅行後便說:「怎麼可以把老公小孩丟下自己跑來玩?」,我當下聽了真的莫名其妙,就算我真的有老公小孩,為什麼我就不能放自己一天假去散心,結了婚、當了媽,不代表就要放棄自我吧?整天黏在一起、放棄自我不代表感情、婚姻就走的長遠!

    小梅子 於 2013/05/07 22: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