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腳A舉辦的家庭派對最特別之處在於當天使用的所有蔬菜皆是他自己栽種。光腳A有綠手指之稱,種植時完全不使用農藥與化學肥料,他花很多時間研究生態種植方式,知道哪些植物種在一起可以避免蟲害,或是可以加速成長。他家的院子很大,除了蔬菜之外,還有很多顆果樹,他在後院的餐桌旁擺了一張原木大床,白色的床單搭配深紅色的透明蚊帳,好不浪漫,讓人忍不住有許多遐想,我不好意思詢問這是光腳A還是老婆J的點子,但是我非常確定除了我之外的其他受邀賓客也都很讚賞那張床,愛攝影的Al(♂)看見那張床便飛撲上去,擺了幾個撩人的姿態,一直到晚餐開動時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床。雖然我也很想窩在那張床上,但卻擺脫不了自己莫名的拘謹與矜持,當我看到愛攝影的Al毫無顧忌的在那張床上翻來滾去,好希望自己也有相同的率性與自由。

 

光腳A非常注重環保,選用的免洗餐盤全都是可以自然分解的自然材質,聚會結束之後,這些免洗餐盤全部灑在院子各角落裡。在他的庭院吃飯非常有趣,只要是可以分解的蔬果殘渣全都可以隨意亂扔,一段時間後將會分解為有機肥料,所以大家邊吃邊聊還邊扔,為了均勻的扔在院子各角落,大家使出奇怪招式丟東西。除了女主人J與我是女性外,其他賓客皆為男性,酒喝多了便往院子裡的黑暗角落走去解手,只有我跟J使用屋裡的廁所,這些男性賓客的理由只有一個:「這樣比較環保」。

 

雖然經過主人的善意提醒大家才開始玩起扔擲遊戲,但我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無法享受扔擲遊戲,總覺得有罪惡感,對於他們選擇在院子而不是到廁所解手也覺得詫異。我索性把殘渣放在桌角,N見了順手拿起我的殘渣,頑皮的到處亂丟,一點遲疑都沒有,我實在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擔心什麼,難道只是因為從小接受的教育是「不能亂丟垃圾」,我疑惑著。我們的教育注重的是團體利益,為了團體利益甚至要求個人放棄自己不同的想法,久而久之,這種模式變成一種制約,縱使不清楚自己遵守的行為公約到底為了什麼,也很少有人選擇不同的行為模式,雖然這次旅行我已努力拋開身上不必要的禁錮,但畢竟已經接受制約這麼多年,並不是輕易便可拋開。

 

參加好幾次聚會光腳A與J請參加的賓客對於他們即將誕生新生兒的名字進行投票,經過數個月不斷的討論、他們已經將範圍縮小到幾個名字,我投給一個發音最簡單的名字,畢竟能夠正確發音對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光腳A招待許多紅酒、白酒以及其他酒,其中一瓶酒的年齡大我兩歲,讓我忍不住拿起酒瓶再三端詳。到了這個年齡還能喝到比自己年長的酒已非常不易,可見光腳A非常注重今天到訪的賓客,光腳A的五隻愛貓不時跑來撒嬌串門子,一點都不怕生。今天的聚會照例在清晨一點多才結束,酒醉飯飽,又是一個開心的聚會。

創作者介紹

帶著心去旅行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