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旅行期間認識最多法國朋友,所以在法國停留期間參加很多次轟趴,有溫馨的家庭聚會,也有煙霧瀰漫的嗑藥趴,所以就來介紹幾個印象比較深的轟趴。第一個轟趴是朋友的生日派對,轟趴地點是一棟兩層樓的透天房子(朋友租處),有個小後院,當晚來來去去的賓客眾多,少說有五十人以上,我只認識大約6-7人,雖然很多賓客對我這個東方人充滿好奇,但是多數人不會說英語,我不會說法語,實在很難溝通。

 

這是個熱門音樂外加啤酒、大麻、禁藥的搖頭派對,歐洲的吸煙人口眾多,這種轟趴沒人在乎室內是否禁煙,賓客大口大口在客廳、廚房等處抽煙,室內煙霧瀰漫,空氣裡瀰漫著大麻的特殊氣味,坐在沙發上的賓客則在交換顏色不同的膠囊。為了呼吸新鮮空氣,我躲到後院跟朋友的女友L聊天,她是西班牙的高中英語老師,我們聊起西班牙的經濟,L的鐘點費被減薪,必須上更多時數才能維持相同薪資,雖然無奈也只能且戰且走。

派對上人手一瓶啤酒,一邊聊天一邊喝酒,一瓶接著一瓶,只要我的雙手空著,便有人熱心的幫我拿酒,喝了幾瓶之後,覺得已經超過自己的肚量,只好把空瓶拿在手裡,假裝還沒喝完,省得一直有人拿酒給我。帥哥朋友B問我參加這種到處都是醉鬼、毒蟲的派對感想如何,我聳聳肩,以前只在電影看過類似情節,今天第一次親身體驗,算是大開眼界,覺得自己好像是這派對裡唯一的外星人。

 

派對從晚上十點多開始,到了半夜一點多,逐漸有人醉到躺在地上睡覺,派對主人的女友體貼的拿出事先準備的毛毯為他們蓋上,想必在這種派對裡,醉到不省人事也是常有的事。在後院與朋友們聊天時,有個不認識的陌生男走到我身旁,在我耳邊說了一句:「我想跟你上床!」,雖然旅行期間遇過無數次的搭訕,但是這位老兄未免也太直接,我面無表情只對他說了「No」後,繼續跟朋友們聊天。

 

在後院站了幾個小時覺得腿酸,跑到客廳沙發坐下,客廳播放震耳欲聾的熱門音樂,很多賓客拿著啤酒邊跳舞,雖然我喜歡跳舞,但一連好幾首舞曲都沒聽過,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只有坐在沙發上看別人跳舞。此時另一位陌生男上前搭訕,但是他只能說幾句問候英語,之後便是一連串的法語,我只好拼命搖頭表示自己聽不懂法語,結果他硬是拉著我的手要我一起跳舞。陌生男拉著我的手又轉又跳,有意無意一下碰我肩膀一下碰我腰,總覺得他另有企圖,我用英語告訴他我不想跳舞,他卻故意沒聽懂,最後我只好對著坐在一旁的J拼命使眼色要他救我,最後他站起,走到陌生男旁一陣耳語,陌生男跟我道別,我終於獲得解救,雖然不清楚J到底說了什麼,總之我非常感謝他。這個派對一直持續到早晨六點才完全結束,一整晚喝了數百瓶的啤酒,很多位醉到不省人事的賓客,據說最遲的睡到下午才終於醒來。

依據法國朋友表示,轟趴裡越多人醉到倒地表示越成功,如果有人說自己醉到隔天下午才清醒,就表示這個轟趴很棒。

 

小梅子碎碎念

參加這個轟趴前我以為只是喝啤酒、跳舞、聊天的派對,一開始看到有人交換彩色膠囊時還搞不清楚原來他們在嗑藥....Orz。一個曾在英國讀大學的法國朋友Jo跟我聊起大學時期嗑藥趴的情景,果真跟電影情節一樣,我還以為那種情景只有出現在電影裡!  這種派對參加一次算是開眼界,如果你問我有機會還會不會參加?  我覺得一次就夠了,畢竟在這種派對裡我只是個"想家的外星人"。

創作者介紹

帶著心去旅行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