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倫敦的National Gallery看到一群小朋友穿著螢光色小背心(大約幼稚園大班到低年級的年齡),靜靜的坐在一幅畫面前低頭寫字,原來每個小朋友拿到老師發的題目,正專心的作答,我偷偷上前看老師出了什麼作業,總共有兩題,很有啟發性,也很有趣。

 


這群小朋友很安靜的坐在這幅畫前面
認真寫著老師出的題目

 


這就是牆上掛的畫
這幅畫的標題是"Surprised!"
由畫家Henri Rousseau於1891年所畫
(圖片取自National Gallery)

 

現在我們就來看看老師出了哪兩個問題:

問題一:你覺得這幅畫為什麼叫做「驚奇」?(Something like, why do you think it is called "Surprised"?)

問題二:請舉出一種也可以叫做「驚奇」的動物,並且畫下來!

 

之前曾對於東西方教育方式跟歐洲朋友做過小小的辯論,我聊天時曾提過台灣教育制度訓練出來的工程師常有表達能力不佳的狀況,歐洲朋友對於這種結果完全不能理解,他們認為科學教育最重要的一環就是「辯論」,所謂「真理越辯越真」,工程師應該有很多場合需要把腦袋裡的想法說出來,並且提出說法證明自己是正確的。雖然歐洲朋友的說法我很認同,可是在台灣一切以考試為重,只要考試就要講求公平,所以理工相關科目的考試幾乎都是考比較沒有爭議性,答案唯一的計算題,頂多考證明題,很少聽過有老師會出申論題。所以我們的教育制度訓練出來的工程師計算能力一流,但是如果問他「為什麼要這樣算?」,很可能就會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歐洲的教育鼓勵學生思考,喜歡出開放式問題,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讓學生提出自己的想法並且提出論點支持,從這次我在National Gallery的觀察也可可看出一二,小朋友個個認真思考的模樣很可愛。

 

創作者介紹

帶著心去旅行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