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原本打算參觀聖家堂與米拉之家,到了聖家堂時,被外面排著對的長長人群給嚇壞了,我沿著外牆走了大半圈,居然找不到隊伍的盡頭。自從在佛羅倫斯的烏菲奇美術館排隊排到有種天荒地老的感覺後,我只要看到長長的人龍都感到恐懼。沿著教堂外圍走了一圈,並且在一旁的公園坐著欣賞,決定放棄加入排隊的行列,有緣總是會見到的,我心理這麼想著。

 

 


聖家堂

縱使已經參觀過無數的教堂
聖家堂絕對具有數一數二的獨特性

 


曾經閱讀過一位博士後研究生出版的聖家堂研究書籍
覺得高第的大腦構造應該跟一般人很不一樣
才有辦法設計出這麼與眾不同的作品

最可惜的是高第沒有完成聖家堂便去世了
雖然遺留下了許多的手稿與模型

但要完成這樣的建築
不是這麼簡單

經由後人完成的部分建築
常遭受藝術界的批評

第二站來到了米拉之家,居然,排隊的隊伍也是長長的一條人龍,少說都得等上一個小時。這種大熱天要站在太陽底下等待一個多小時,簡直要我的命,再加上這幾天氣溫急遽的忽冷忽熱,我已經有感冒的癥狀(頭痛外加聲音沙啞)。想想還是「隨緣」就好,今天就純粹欣賞外觀好了。巴特由之家與阿瑪特勒之家的排隊人潮相對少很多,但是巴特由之家的門票貴的離譜,居然要價18.15歐元,雖然我很欣賞高第,看過不少介紹他作品的書,但是還沒迷到這種程度。最後只參觀了一旁的紀念品店,在裡面吹冷氣,看了好幾本介紹高第的書(OS:這樣應該算是我賺到了,呵呵)。

 


米拉之家(也是高第的作品)

 


街道上的人群就是排隊等的買票的群眾
我站在一旁觀察一會兒

發現隊伍完全沒有移動
不知道是流量管制還是怎樣

總之想進門參觀
就得...等等等等...

 

現在逛街成了名正言順的活動,所以今天繼續努力的逛街。說來奇怪,平常一天走個5-8小時也不覺得累,但是逛起街,走一小段路就覺得好累。今天又經過了爛芭樂街,這裡的人潮永遠都是這麼的多。今天想參觀的景點都因為懶得排隊而無緣進入,所以決定到沙發主人家的大教堂參觀,肯定不用在外面癡癡的等待。在教堂旁聽到熟悉的大提琴樂曲,原來是歌劇魅影裡的”All I Ask of You”,前兩個月才又在倫敦看了第二次現場的表演,魅影深情的演唱情景依舊深深的烙印在腦海裡,我坐下來欣賞,不自覺的全身起了雞皮疙瘩,不知是被大提琴聲所感動,還是腦海裡的深情魅影作祟,不得而知。

 

 


高第的另外兩個作品
巴特由之家+阿瑪特勒之家

 


這個是巴特由之家
門票18.15歐元
實在很貴哩

參觀了許多重大博物館都沒這麼貴哩

 


巴特由之家

 


巴特由之家有個新的噱頭
夜間參觀 門票25歐元

 


這個是阿瑪特勒之家
門票10歐元

 


這個是加泰隆尼雅音樂廳
(從沙發主人家走過去挺近的哩)

 

 


永遠都在整修中的大教堂
只有參觀這個...不用排隊...@@

 


教堂內部

有很大一部份用鷹架圍起來
也在整修當中

 


教堂庭園旁

 

這兩天老是覺得頭昏昏的,應該是感冒了,每天都會頭痛,聲音也變的沙啞,打電話回家報平安時,老媽還嚇了一大跳,直說:「生病的話,就給我乖乖的回來!」。很想吃個熱湯麵,跑去亞洲人開的超市,找到了新加坡的泡麵。雖然在台灣我幾乎是不碰泡麵的,但是旅行這麼久了,能夠吃碗湯麵,也是覺得開心,哪怕只是碗泡麵。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沙發主人室友P與F,我問他們站在街角做什麼,P很順口的說:「我們在等你呀!」(OS:歐洲的男人嘴巴都很甜!),搞了半天,原來他們拿不定主意晚餐該吃什麼。我要他們拿出銅板,由老天爺決定好了。兩個大男人覺得吃飯這種事怎麼能夠交給老天爺決定,當下決定:F要吃Subway 三明治,P要買菜自己下廚。如果沒在街上遇見我,還真不知這兩位老兄還要耗多久才能作決定。

 

P每天的菜單都不相同,今天做了好吃的沙拉,還特別把他心愛的雞肉擺在一旁,深怕我不吃沾了肉汁的沙拉。我則是拿出原本打算加入泡麵裡的雞蛋,做了蕃茄炒蛋。大夥兒一邊吃一邊聊著天,後來另外一位室友吃素的J回來了,邀請坐下來一起聊天吃飯。

 

今晚預定搬到第二位沙發主人家,這位沙發主人因為工作忙碌,晚上十點才到家,所以一直賴在第一位沙發主人家,室友P說他想看其他沙發主人給我的評價,我把我的檔案打開,他發現我原來有養貓狗,因為他希臘老家也有一隻愛犬,所以我們便聊起了貓狗經。我們聊了很多,直到9點半才跟大家依依不捨的道別,臨走前,P給了我一個大擁抱。在這位沙發主人家裡覺得很自在,除了沙發主人很親切之外,他的三位室友也都非常的開朗,很有家的感覺。

 

晚上十點如期的出現在第二位沙發主人家門口,當我發簡訊通知我到了時,沙發主人回傳給我的訊息讓我嚇了一大跳:「我今天發生嚴重意外,現在還在醫院裡!」,當下我只想到打電話問看看沙發主人的現況如何,完全沒有分心去想今晚的落腳處。沙發主人傷勢不輕,不但不能說話,還得住院觀察。瞭解情形之後,我才想起了已是晚上10點多,自己還站在大街上!

 

當下我決定打電話給第一個沙發主人,詢問是否能夠借住一宿。心理則是盤算著,如果不方便的話,就找個網咖,上網找旅館。沙發主人聽到我的聲音顯得很開心,還好他今晚沒有接待其他沙發客,所以要我趕快回去,不過明晚之後他已經有安排其他的沙發客了,我得自立自強。回到沙發主人家後,沙發主人馬上給我大門鑰匙,讓我覺得很窩心。室友P開房間門走出時,發現我又回去了,問我怎麼回事,我開玩笑說太想念他了,所以又跑回來,P很暴笑得故做看錶狀,說:「你也太想我了,我們才分開半個多小時耶!」。能夠回到沙發主人家覺得很開心!

 

小梅子碎碎念

當收到簡訊,得知第二位沙發主人意外住院時,當下的第一個想法是:老天爺還真是可愛,一路上不斷的出各種狀況來考驗我!而我也對自己的冷靜覺得驚訝,遇到這種突發事件,我自己的情緒反應居然不見了,一絲絲的慌張都沒有,當時可是晚上10點多,身處於一個我只在Google map上查詢過的區域,而且前幾天大背包才剛被幹走。大腦裡只想著該處理哪些事,優先順序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這樣算好還是不好,總之,我很冷靜的處理了這個狀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梅子 的頭像
小梅子

帶著心去旅行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