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整夜無法入眠,腦袋拼命的轉個不停,以目前且戰且走的旅行方式,到了南美肯定會遇到更多的狀況,所以前進南美之前,我得想個更好的方式才行。在床上翻來覆去,清晨乾脆起床閱讀資料。不想悶在家裡胡思亂想,決定到奎爾公園走走。奎爾公園是建築師高第的作品之一。高第在巴塞隆納留下的作品數量眾多,很少建築師能夠對單一城市產生如此重大影響,如果少了高第,巴塞隆納可說不再是今日的巴塞隆納了。今天是假日,公園的遊客眾多,高第在此留下許多令人驚豔的設計,讓公園多了許多的趣味。

 

 


今天的奎爾公園有好多的遊客

原來打算拍張大蜥蜴的照片
結果等半天
依舊滿滿的人
只好作罷

連在門口想拍張遠景照
只要後退一步
就會有人跑到我前方拍照
所以.....
今天因為人太多了
沒拍多少照片

我拍照的數量跟遊客數量成反比
這點完全沒辦法勉強自己

我不喜歡人擠人的拍照地點跟方式
遇到這種情形
只想用眼睛好好欣賞

 


正門口旁的美術館
(搭公車到公園的下車地點不是這個門口)

 


這個是正門口旁的紀念品販售店
我躲在裡面吹冷氣
也看了幾本介紹高第的作品跟攝影集

一直很納悶
書上的照片到底是怎麼拍的
為什麼都不會拍到萬頭鑽動的情形?

 


公園一角

此公園原本是個豪宅社區
因為販售情形不佳
後來才開放給大眾參觀
變成公園

 

 


公園一角

在這裡拍照時
有個有趣的經驗

這個特殊造型走廊呈L形

遊客全都聚集在L的另一邊
(比較靠近主要幹道)
我在那邊拍的照片
鏡頭裡滿滿的遊客

因為不喜歡這種人擠人的情境
所以往裡走
走到了L的另一邊

結果..空蕩蕩的
沒啥遊客

 


如果大家到這裡遊玩
人太多的話

記得往里多走一小段路
就可以拍到自己喜歡的照片

 


公園一角

上方的大圓盤是精美的馬賽克拼貼

 


公園一角

(搭公車上公園  走入看到的第一個景點就是這裡)

 


這裡的人不少
等半天都等不到"清場"的狀況

 


公園一角

 


公園一角

 


從公園山坡上的廣場眺望市景

 


從公園山坡上的廣場眺望市景

左前方的建築有如擎天一柱
被戲稱為"特大號的男性生殖器"

 

昨天腦袋裡只有電腦跟相機,奔波了一整個下午,找到了充電器之後,整個人便精疲力竭,完全沒辦法繼續採購,逛完公園,回到鬧區,繼續逛街。雖然這是個大肆血拼的好時機,但是臨時要找我需要的用品,還得花點時間。沙發主人住在非常熱鬧的區域,逛著逛著,便來到了台灣旅行團暱稱為「爛芭樂」的逛街大本營—La Rambla,兩旁有好多商店,連人行道中央都有很多攤位。

 

雖然被扒的大背包裡主要都是一些民生用品,但是出發前採買的衣物全都是高科技產品,強調吸濕、排汗、快乾跟保暖,隨便一件單價都在幾千元台幣以上,也算一筆損失。今天補充的衣物以實用為主,不再強調這麼多功能了,買些便宜貨,萬一又搞丟了,也比較不會心疼。

 

沙發主人在酒店上班(PS: 販賣紅酒、白酒、跟特殊啤酒的店),在他家附近,逛完街回去經過時,特別進去打聲招呼。店裡的酒來自全世界,最大宗的則是西班牙酒,我到處觀賞,對於店裡一台專門存放酒的冰箱特別好奇。這台冰箱的每一層溫度都不相同,沙發主人特別把最上層與最下層各一瓶酒拿出,讓我感受一下溫度差異。由於酒性不同,所需保藏的溫度也不相同,這個冰箱便是為此設計的。

 

沙發主人拿出了兩款紅酒讓我品嚐,並且教我基本的品香、色澤、淚痕等辨認方式。雖然之前上過最基本的品酒課程,但是因為沒有精心鑽研,所以忘的差不多了。

 

回到家裡,沙發主人的室友P正在下廚。這位希臘大學生天天都自己下廚,廚藝很棒。雖然剛剛逛街途中已經先吃了蔬菜三明治,不過P堅持我一定要陪他們一起吃飯,所以我又吃了第二頓。P是個活潑開朗的大男孩,總是會主動找話題跟我聊天,他跟另外一位室友F總是如影隨形的一起活動,所以喜歡開玩笑說F是他的男朋友,還問我會不會因此而吃醋。我每次都被他逗的大笑,連忙說:「不會不會,我會找到屬於我的另一半」。

 

沙發主人半夜跟足球球友在海邊有個聚會,邀請我一起參加,雖然我既不會說西班牙語,也不會說義大利話(沙發主人是在巴塞隆納工作的義大利人),很有可能只能坐在一旁陪笑,不過出去見識見識也是件好事。這次的聚會主要以義大利籍的足球球友為主,各自又邀約了一些朋友過去,形成了小小的聯合國。參加的朋友裡有一位來自中國的博士班交換女學生,我們很自然的就聊在一起。一開始我們用英語交談,沙發主人一位很逗趣的朋友跑過來問:「你們幹嘛不用中文交談?」,我們彼此笑了笑,馬上換成中文,如果有人加入聊天,馬上又切回英文模式。

 

原本以為自己很會聊天,但是這次旅行讓我見識到了什麼才叫做「聊天」。就我片面的觀察,不管是義大利人、希臘人、法國人還是西班牙人,都非常喜歡聊天。舉個最簡單的「買車票」為例子,我都是迅速確實、三兩下就解決,直接跟售票員說「地點、張數」,頂多確定一下時間,但是當地人買票就不是這樣簡單,從打招呼開始,問起:「今天好嗎?」,然後就聊了起來。更神奇的是,這似乎很正常,因為完全沒看過有人抱怨,大家都會耐心的等待,只有我心裡一直發牢騷。

 

參加沙發主人的海灘聚會也有深刻的體驗,從晚上11點多,可以一路一直聊到清晨,將近四點時,終於有人提議該散會了,散會可不是說聲再見就走了,還得一一擁抱,親吻臉頰才行,這期間如果有誰忽然提了個話題,大夥兒就會興致高昂的繼續聊下去。所以動不動就上演十八相送,送來送去,送個沒完。

 

催促今晚結束聚會的主要原因是:下起雨了。雨越下越大,大夥兒只好站在街角等待雨停,這一等就是一小時。等待期間可沒閒著,繼續吃零食聊天,看見一旁也是在等雨停的其他路人背了個吉他,大夥兒便慫恿著彈起了吉他,還一邊唱歌。回到沙發主人家時,已是隔天早晨5點多了。

 

我詢問沙發主人,通常多久會有一次這樣的聚會,沙發主人說;「這週我已經有4次這樣的聚會,但不是每週都有這麼多」。外國人衰老速度快的原因,除了氣候乾燥,容易凋零之外,夜夜笙歌的生活方式恐怕也是兇手之一吧。

 

旅遊小心得

奎爾公園距離其他觀光景點有一段不短的距離,在山丘上,最好搭乘公車上山。我的方式是搭metro至Lesseps站,然後再轉搭24公車上山,下車地點就在公園側門口。

 

小梅子碎碎念

「背包被幹走」原本就在我的沙盤演練情境當中,真的發生時,沮喪難免。沮喪原因不在於「為什麼這件事會發生在我身上」,巴塞隆納的情形我很清楚,我知道背包不應該落地,真的得落地務必夾在兩腿之間,但,我沒做到,這才是我沮喪的原因,只能說「知道 不等於 做到」。

沮喪歸沮喪,還好我的心臟很強,很快就調適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梅子 的頭像
小梅子

帶著心去旅行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