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M邀約參加科學園區登山社的 「比林山、大窩山、鳥嘴山縱走」一日活動,一聽到活動等級為【B】(依照難度區分為3等級,A為初級,B為進階,C為挑戰級),心理就覺得毛毛的,因為之 前參加過數次【A】級登山活動,不僅需要手腳並用,走到雙腿不聽使喚,還曾有一次走到摸黑下山的情形。M屬於非運動類型女生,想想她都敢接受這種挑戰,平時「號稱」運動健將的小梅子怎可輕易退縮,所以決定嘗試難度【B】的活動。


集合時間為今天早上5:30AM,昨晚就先把今日的飲水以及乾糧準備妥。到了園區管理局,發現M還沒到,趕忙打個電話聯絡一下。M劈頭第一句話問我,穿涼鞋好,還是穿球鞋,頓時覺得一隻烏鴉從眼前飛過,強烈建議他一定要穿球鞋,因為其他參加人員的裝備齊全,還人手一隻登山杖。不一會M到了,跟領隊報到時,領隊還連續問了兩次「你確定是參加這個登山活動嗎?」,其實我第一眼看到M也是嚇了一跳,他的打扮比較像要去公園散步,只有帶一個女用小皮包。


我問他沒準備飲水以及午餐嗎?結果他以為去的地方像是阿里山,隨時可找到商家,我趕緊告訴他,今天走三個山頭預估需要9小時,一路上除了昆蟲小鳥以 及隊員,應該見不著其他人影。M一聽有如晴天霹靂,當下開始擔心這一天將要如何度過。還好,司機在便利店停車,讓大家做最後的補給,M的女用小皮包無法派 上用場,所有飲水與食物就由我來揹了。


在停車場整隊前往登山口前,兩位領隊不約而同的跑去問M是否曾經爬過山,看來他們還沒開始爬山就開始擔心了。登山口一開始就是一大段陡峭的爬坡,所 以雖然全隊只有18人(含2位領隊),隊伍一下就拉的很長,M落在隊伍的最後方;只見休息時間,兩位領隊一直討論M是否能走完全程。今天的路線起起伏伏, 最傷腦筋的,是地上濕滑,還常有橫倒的樹幹形成路障。全隊只有3-4人沒有帶登山杖,我跟M就包辦了其中的兩位。少了登山杖遇到下坡的濕滑路段是最痛苦 的,只能靠腳與重心的移動,慢慢下行,還要不時的抓住兩旁的樹幹,一路上動不動就聽到滑倒的聲音。


如果你問我沿途風景如何,我只能很抱歉的說,我只有專心的看著地上的「路」往哪走(因為草太多了,有時落後前方隊員一些距離,就會發生走著走著路不見了的現象),完全沒有心思看兩旁的風景,而且今天的路線是穿越樹林,所以大多路段除了樹都看不到其他的風景。


一路上內心的天人交戰從沒休止過,一個聲音告訴自己,幹嘛吃飽沒事虐待自己,在這荒郊野外埋頭苦走,還弄得全身都是汗臭味,在家睡大覺不是很棒嗎?另一個聲音又說,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就當作9月到紐約前的體力鍛鍊吧。


最悲慘,也最欣慰的事,發生在下午3點,此時已經上上下下的走了將近7.5小時(中間只有午餐休息1小時),頭頂的雷聲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大,短 短幾秒鐘之內,下起了傾盆大雨。眾人趕忙穿起雨衣,但是可想而知,我與M小姐當然都沒有準備,還好隊友捐獻「小黃」。領隊看看狀況不對,決定攻完第二個山 頭就打道回府,放棄「鳥嘴山」。聽了真是差點沒高興的跳了起來,因為膝蓋已經痛的有點不聽使喚,光是第二個山頭都還要在雨中走一個多小時,再加鳥嘴山,我 看雙腿鐵定殘廢。


下午4點時,終於走到終點,雙腿已經無法抬高,膝蓋也開始顫抖,小腿與襪子更是濕透了。累歸累,但是還是很高興的完成這次的行程,一路上怕自己越走 越落後,強迫自己走在領先隊伍中。M的狀況比我慘,全隊都很高興他也完成這次的壯舉。問他還會參加這樣的活動嗎?他並沒有被這次的震撼教育嚇到,不過我建 議他從【A】級活動開始,平時要做做運動,希望下次的登山活動可以輕鬆完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梅子 的頭像
小梅子

帶著心去旅行

小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